案例分析

單位未依法到庭 勞動者提供的證據如何認定

2019.05.23

2019年六合图库马经300k www.ptvge.icu 案情簡介

勞動者王某申請勞動爭議仲裁,稱其于2016年4月至2017年12月在某電子公司工作,但雙方未簽訂勞動合同。他請求仲裁委確認雙方于2016年4月至2017年12月期間存在勞動關系。在仲裁委依法送達相關開庭文書后,該電子公司未到庭參加仲裁活動,仲裁委依法缺席仲裁。

庭審中,王某提供的兩份完稅證明原件分別顯示,2017年4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期間,他的“正常工資薪金”由該電子公司為其申報納稅。

另外,王某還提交了個人的銀行交易清單,其中顯示,在2016年4月至2017年12月期間,每月中旬,都有一個僅顯示數字賬號而沒有賬戶名的企業網銀賬戶向王某賬戶轉賬。而且,該賬戶2017年4月至2017年12月期間轉賬的數額加上王某提供的完稅證明上顯示的“實繳(退)金額”,正好等于完稅證明上顯示的這一段期間的“申報收入額”。王某提出,這一企業網銀賬戶即為電子公司賬戶。

爭議焦點

本案的爭議焦點為單位未出庭,勞動者提供的證據能否支持他的主張。針對這一焦點,本案處理過程中需要解決兩個問題:

其一,完稅證明能否證明王某與該電子公司在扣繳個稅期間存在勞動關系?

其二,王某庭審中提交的銀行交易清單雖可以顯示有一個企業網銀賬戶向其每月轉賬,且2017年4月至2017年12月的轉賬數額加上王某完稅證明上顯示的“實繳(退)金額”后等于“申報收入額”,但該銀行清單上未顯示對方賬戶名,能否據此認定該企業網銀賬戶為該電子公司的銀行賬戶?

裁判結果

仲裁委員會支持了王某的仲裁請求。

案件評析

因該公司未出庭參加仲裁活動,仲裁委對于王某在該電子公司的具體工作情況無法進行核實。庭審中僅能依據王某的個人陳述和其提供的相關證據來進行綜合判斷。王某個人陳述內容的可信度有限,而王某要求確認勞動關系的仲裁請求,可能后續會涉及補繳社會保險費的問題,因此這一類型的案例的缺席審理難度要比一般案件要大。

根據原勞動部的有關規定,用人單位招用勞動者未訂立書面勞動合同,判定雙方是否存在勞動關系,主要依據是用人單位和勞動者是否符合法律、法規規定的主體資格;用人單位制定的規章制度是否適用于勞動者、勞動者是否受用人單位的勞動管理,是否從事用人單位有報酬的勞動;勞動者提供的勞動是否是用人單位的業務組成部分。

本案中,王某與該電子公司均符合《勞動法》及《勞動合同法》的規定,是適格的勞動者和用人單位。

完稅證明系用人單位為其職工申報個稅的憑證。王某提供的完稅證明顯示,他在2017年4月至2017年12月期間的“正常工資薪金”由該電子公司為其申報納稅,因此可以看出,電子公司在2017年4月至2017年12月期間為王某發放工資。庭審中,王某陳述其在工作中受該電子公司的管理,而且從事的物流工作是該公司的業務組成部分,因該公司未到庭,放棄了舉證質證、辯論及最后陳述的權利,公司應承擔舉證不能的責任。由此可以認定,王某與該公司在2017年4月至2017年12月期間符合勞動關系成立的要件,雙方之間存在勞動關系。

另外,結合王某庭審中提交的銀行交易清單和完稅證明可以看出,在2017年4月至2017年12月期間,一個未顯示賬戶名的企業網銀賬戶向其每月進行轉賬的數額加上王某提供的完稅證明上顯示的“實繳(退)金額”后,等于“申報收入額”。結合仲裁委已認定的雙方在2017年4月至2017年12月期間存在勞動關系的事實,可以推斷出該賬戶為該電子公司的的企業銀行賬戶。而且該賬戶在2016年4月至2017年12月期間,均于每月的中旬左右向王某的賬戶打款,符合工資的發放周期。也就是說,從2016年4月起,該電子公司連續每月均向王某發放工資。因此可以認定,雙方從2016年4月起就建立了勞動關系。

因此,王某的請求得到仲裁委的支持。

(江蘇省徐州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院 劉會芳)

推薦閱讀
pk10计划人工在线计划免费 ag让我赢了一个月一天输光 分分彩怎么样打最好 后四单式稳赚 七星彩经常开的规律 水果机规律 分分快三人工免费计划软件 pk10模式长期稳赚简单 卖挂骗局 时时彩人工计划软件哪个准 万人龙虎怎么赢 大乐透篮球一共多少个 飞艇7码滚雪球在线计划 猜大小无敌版 福彩3d猜大小中奖概率 快三的导师为什么这么准